建設“自燃型”基層黨組織
2019-06-27 00:19:00 來源:克拉瑪依日報

●劉亞峰(克拉瑪依日報)

“基層黨組織是黨在社會基層組織中的戰斗堡壘,是黨的全部工作和戰斗力的基礎。”

《中國共產黨章程》中的這句話,幾乎所有的黨支部書記都耳熟能詳。

那么,如何才能充分發揮基層黨組織的戰斗堡壘作用呢?

我的觀點是:關鍵是要將以黨支部為主體的基層黨組織建設成為“自燃型”基層黨組織。

本文將通過基層黨組織的戰斗堡壘作用分析、黨組織充分發揮作用的要素討論和基層黨組織的工作特點來系統闡述我的這一觀點。

基層黨組織應該發揮怎樣的戰斗堡壘作用?

這個問題,應該有一個時代狀語——在不同的歷史時期,基層黨組織的戰斗堡壘作用是不同的。

本文不談戰爭年代,只談在和平建設時期構建和諧社會過程中,基層黨組織應該發揮的戰斗堡壘作用。

我認為,在這期間,基層黨組織的戰斗堡壘作用主要體現在以下五個方面——

第一,化解社會矛盾。

任何時代都會出現各種社會矛盾,這是一種客觀存在。社會矛盾化解得好,將會降低經濟社會發展的成本,提高經濟社會發展的效率。

因此,基層黨組織化解社會矛盾工作的成效,將直接影響到“五個文明”建設的成效。

需要注意的是,在這個問題上,我提出的方法是“化解”而非“應對”。

化解,是主動行為;應對,是被動行為。

化解社會矛盾,是指結合基層黨組織所在地的實際,在認真研究新形勢下人民內部矛盾的特點和規律的基礎上,積極探尋處理和解決各種社會矛盾的途徑和方法,有的放矢,主動作為,力爭把各種社會矛盾消解在萌芽狀態。

第二,協調社會組織。

時代的發展,特別是互聯網時代的到來,使得社會組織的形式愈發多樣,社會組織的數量急劇增加。

也許有些同志并沒有意識到:各種QQ群、微信群也屬于社會組織。這些互聯網概念下的社會組織,雖然形式上與傳統意義上的社會組織不同,但其實質是一樣的:為了實現特定的目標而有意識地組合起來的社會群體。

一般說來,社會組織的功能發揮得好,會成為經濟發展、社會進步的動力;社會組織的功能發揮得不好,有可能對經濟發展、社會進步產生阻礙作用。

那么,作為基層黨組織,應該如何協調好社會組織呢?

我認為,正確的做法應該是主動培育、正確引導,使各種社會組織的正向功能和作用得到充分地發揮。其格局應該是:黨組織領導,政府負責,社會協同,公眾參與。

已經持續了兩年多的“訪惠聚”工作,正是按照這種格局推進的。

第三,維護社會穩定。

這項工作的重點是“教育”。要教育人民群眾合理合法地表達自己的利益期許和訴求,防止過激行為的發生,自覺成為社會穩定的推動者。

第四,塑造誠信友愛的文化。

有些同志可能對基層黨組織領導組織開展群眾性文化活動有些不理解:有那個時間和精力,還不如放到生產上去呢。

我認為,基層精神文明建設的操作過程中,載體重于內容。因為內容相對固定,而載體是不斷變化的。

基層文明建設的最重要內容,應該是加強公民道德建設,在基層社會中形成誠信友愛的良好輿論氛圍和社會環境。

這項工作的特點是“潤物細無聲”。因為一項社區群眾性文化活動,使原來形如路人的鄰居們開始打招呼致意。類似這種微小的變化匯聚起來,是能為社會和諧起到巨大作用的。

第五,激發社會活力。

要激發社會活力,就要貫徹尊重勞動、尊重知識、尊重人才、尊重創造的方針,堅決破除各種障礙;支持社會組織和人民群眾進行各種層次和界別的理論創新、制度創新、科技創新和其他方面的創新;充分調動社會各方面的積極性、主動性和創造性。

我認為,這是最需要基層黨組織發揮創造性作用的工作。也是體現“黨建生產力”的重要表現。

什么是“自燃型”基層黨組織?

人類社會有其內在的規律。在各種生產單元中,在各項經濟、社會、思想工作中,都存在三種力量:動力、靜力和阻力。這就是人類社會的客觀規律之一。

具體到基層黨組織,結合實際我認為,從工作能力來看,目前的基層黨組織分為三類:“自燃型”基層黨組織、“易燃型”基層黨組織、“難燃型”基層黨組織。

所謂“自燃型”基層黨組織,是指能自覺發揮自身的創造性,主動想辦法、找措施推進各項工作的基層黨組織。

所謂“易燃型”基層黨組織,是指自身缺乏創造性工作能力,但能夠有效落實上級黨組織的方針政策和各項工作部署,積極推進各項工作的基層黨組織。

所謂“難燃型”基層黨組織,是指不但自身缺乏創造性工作能力,而且落實上級黨組織的方針政策和各項工作部署的態度和能力都明顯不足,各項工作推進速度和效果都不夠的基層黨組織。

據我個人的觀察判斷,我認為,目前“易燃型”基層黨組織的數量最多,而“自燃型”基層黨組織和“難燃型”基層黨組織的數量都比較少。

這種“紡錘形”狀況是因何形成的呢?

兩個原因:工作態度和工作能力。

最近,我認真收看了抗美援朝主題的電視連續劇《三八線》。該劇令我感觸最深的,不止是志愿軍戰士保家衛國、視死如歸的高尚情操,還有劇中尖刀連黨支部出色的戰斗力。

在形勢變幻莫測的戰場上,連黨支部牢記黨中央和志愿軍司令部賦予志愿軍全體將士的根本任務,針對具體敵情戰情,能夠迅速地做出準確的戰斗部署,一次又一次出色地完成了上級交給的戰斗任務。

這就是典型的“自燃型”基層黨組織的表現。

這部電視劇的情節,全部是由當年抗美援朝戰場上真實的故事集合而成。也就是說,歷史已經證明了,我們的基層黨組織完全有能力成為“自燃型”基層黨組織。

那么,尖刀連黨支部為什么會有如此強大的戰斗力呢?

劇中,連指導員陳平的一段話道出了根本原因:“我們的身后就是祖國和人民,不把美國鬼子打回三八線以南,我們的人民就不會有安寧幸福的生活。這是我們的職責,因為我們是手拿鋼槍的中國人民志愿軍戰士!”

這段話當中,“戰士”就是連黨支部的工作態度,“鋼槍”就是連黨支部的工作能力。

在現階段,我們即便進行簡單模仿,也能找到建設“自燃型”基層黨組織的對應關系——

對社區黨支部來說,“上級黨組織和居民的紐帶”就是工作態度;“居民有事最先想到社區黨支部”就是工作能力。

對石油鉆井隊黨支部來說,“我為祖國獻石油”就是工作態度,“全體鉆工都賣勁兒”就是工作能力。

對科研機構黨支部來說,“祖國因我而強大”就是工作態度,“外國找我買技術”就是工作能力。

怎樣讓“自燃型”基層黨組織越來越多?

不必做任何分析就可以得出結論:我們希望“自燃型”基層黨組織的數量越來越多。

這個期望,不應該是簡單的感性需求,而是由基層黨組織需要發揮戰斗堡壘作用的五個方面的具體工作決定的。

比如“化解社會矛盾”這項工作,是理論性更強,還是實操性更強?

我認為,這是一項實操性很強的工作。每一個社會矛盾都有其個性化的特點,需要根據實際情況具體分析和化解。如果每一個社會矛盾都等著上級黨組織安排部署,基層黨組織只負責具體實施,恐怕黃瓜菜都涼了。

再比如“協調社會組織”這項工作,如果想要在一個微信群中引導輿論,恐怕只能靠微信群中的黨員發揮自身作用了,就算上級黨組織想越俎代庖都沒有條件。

對此,我有親身體會——

我曾經加入過“國外網友看中國”微信群,為了引導一些觀點不成熟、言論不恰當的群友的思想,我組織了群里的幾名思想水平較高、理論能力較強的黨員開了一個“小群”,共同商討對策:知識面廣的,分工負責搜集素材;說理能力強的,相互配合,負責有理有力有節地辯論;群里人緣兒好的,負責調和言語矛盾。

這樣的做法,產生了非常好的效果:教育團結了為數不少的愛國但稍顯幼稚的年輕群友。

如果面對這樣的情況,只是簡單地向上級黨組織匯報,能有如此的效率和效果嗎?

說到底,要讓“自燃型”基層黨組織越來越多,需要在使基層黨組織每一名黨員具備積極主動的工作態度的同時,更要提升基層黨組織乃至每一名普通黨員的工作能力。

態度由對任務的理解程度來決定——

每一名黨員都要認識到,基層黨組織是聯系黨和群眾的橋梁、紐帶,擔負著上傳下達、組織實施、樹立形象、凝聚人心的神圣使命,特別是在整合資源、凝聚力量、化解矛盾、實現社會長治久安方面有著不可替代的作用。

能力由對黨的先進性的認識水平而提升——

在強化核心、凝聚力量的工作中,需要踐行黨的先進性;在統籌發展、奠定和諧之基的工作中,要保持黨的先進性;在化解矛盾、促進和諧的工作中,要體現黨的先進性;在推進民主管理、建設民主政治的工作中,要保障黨的先進性。

唯由此,才可以使能夠自覺發揮自身的創造性,主動想辦法、找措施推進各項工作的“自燃型”基層黨組織越來越多。這樣的基層黨組織越多,黨的事業、國家的發展、人民的幸福就越能夠提質增效!

責編:bj001

上一篇:第一頁

下一篇:最后一頁

波叔一一波中特